教育公司从孵化账号到转化变现,


教育公司从孵化账号到转化变现,

教育公司从孵化账号到转化变现,

我和教育界的朋友聊了聊他们最近在抖音和快手账号运营方面的进展。 朋友在讲述过程中频频叹息,言语间流露出经营教育公司的辛酸泪水,并制作了短视频

在外人看来,在线教育是一团越烧越旺的火。 年初的疫情助推了在线教育的火爆。 每年盛夏期间,在线教育公司的广告铺天盖地; 字节教育线上在过去不断推出新的教育产品,猿辅导和作业帮获得大额融资……您如何看待在线教育短视频运营正在踩教育和教育两大风口?凭空出现的短视频? 疾病,哪有不人道的难言之隐?

正所谓隔行如隔山,孵化短视频的教育公司看似拥有无限资源,但其运营难度可能比没有资源运营短视频的业余爱好者要难上无数倍。

为什么教育企业从孵化账户到变现这么难?

1、入驻者多,涨粉收益大不如前

2018年的一个热门视频可能会帮你收获几十万粉丝,但现在同样一个热门视频可能只会拉动几千粉丝的增长。 数量逐渐增多。

当越来越多的优秀创作者入局,相似的视频内容和叙事场景会反复上演,账号之间的差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吸引用户眼球的可能不再是稀缺的内容,而是一种莫名的不同:这种不同可能是你的老师更可爱,也可能是你的老师说的“再努力也不迟”正好击中了用户的心用户,甚至可能是因为您的老师刚好戴了一副有趣的眼镜。

不管用户对你的关注有什么不同,你不必感到惊讶——因为数据显示,短视频的核心用户正走在越来越不耐烦的道路上,从平均每人3.8个视频分钟 2017 年到 2018 年平均每分钟 4.6 个视频,到 2019 年平均每分钟 6.7 个视频。 核心短视频用户每条视频剩余观看时长从15秒、13秒、8秒缩减。

教育公司从孵化账号到转化变现,

(图片来源:纪书)

著名的麦肯锡电梯营销法则,用最短最简洁的语言直奔主题,将结果表达清楚,抓住你的目标客户。 所需时间为30秒至2分钟; 而教育行业的短视频创作者,要尽量在8秒内,完成一个让学生大呼过瘾的知识点。

它甚至不需要8秒。 短视频从业者追捧的黄金法则是在前3秒内用一系列的悬念/冲突/反转来吸引用户。 剧情号也能在开头啪啪打脸,引起观众强烈的好奇心。 心; 教育行业的创作者朴实无华,打耳光也没用。

寻找教育内容吸引用户的黄金3秒,打造超强吸粉爆款模式,成为考验教育行业短视频运营的创意难题。

2. 出镜老师档期紧,变动风险大

大型教育公司做短视频号,演员多是用老师做学习号,本质上是对名师的包装; 而教育企业不缺师资,在课堂上身经百战的老师不惧怕自己的知识。 基础也足够扎实,名校教育背景有利于专业教师的塑造。

短视频运营的核心要素之一:寻找有灵魂的演员; 在这里对于教育公司来说似乎是很自然的事情,不需要找演员,镜头表现力十足的老师都有,你只要想着怎么把老师的个性特征放大,就可以了最好以短视频的形式呈现; 相较于其他行业通过海选找演员,运营短视频号的教育公司似乎在人的层面走了一条捷径。

然而,大型教育公司不缺师资,缺的是时间; 很难想象教育公司的老师会有多忙。 他们太忙了,每周很难抽出3个小时的时间来拍摄一次。 ;老师的档期决定了教育公司短视频团队的拍摄节奏,这也导致了频繁合拍的现象,要么是设备现场闲置老师不在,要么是几个老师的时间集中精力并在赶工拍摄时释放。

用朋友的话说就是——“闲的时候闲,忙的时候忙”。

比约不到老师更可怕的是老师突然辞职; 账号的人设以及后续的操作都是以老师的人设为准。 一旦老师离职,账号极有可能面临重新规划、关闭甚至废弃的风险。

时间紧迫、变化大,是老师这个角色给短视频运营团队带来的压力和风险。

3、追热点弹性不足

抖音的内容热点时效性很强。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抖音官方其实是在挖或者发“热点”; 热点通常具有模仿门槛低、领域属性弱、可复制性强、时效短高爆、低投入高回报的特点,也决定了会有大量的创作者追逐潮流和热点。 现成的模板应用起来比较简单,追热点就一个字:快——谁快谁就可以获得高额的流量倾斜。

不过,大型教育公司运营短视频号的节奏至少是每周一次。 提前一周剪辑剧本、预约拍摄场地、预约师资……受限于跨部门、多方的周转协调,等待追赶热点往往难上加难。 错过了最佳热点发酵时间。

这就像老鹰和小鸡的游戏。 鸡队时间越长,就越不灵活听从命令,及时与队长对齐; 团队越短,他们实时跟进变化的速度就越快。

4、直播投入难以保障

直播是助力短视频转型的重要工具。 2020年,抖音官方在直播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开展了多场直播活动,旨在带动创作者加大直播投入。

直播是一种不同于短视频内容制作的新玩法。 与直播相比,大型教育企业过于注重短视频的制作和粉丝的增长,直播投入难以保障。

这是因为老师的时间太紧了,很难抽出大量的时间进行定期、连续的直播;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一些教育公司会用运营商来代替老师的直播; 但直播质量无法保证。

毕竟账号是老师的,直播却换了别人。 该用户冲向老师进入直播间,却看到另一个不认识的人在疯狂卖课。 通过直播与用户建立信任的过程实际上被打破了。 ; 另外,操作不了解学科专业知识,无法在直播中讲解学科专业知识。

没有之前的专业和信任做铺垫,订单转化为直播营销即刻卖货的难度可想而知。

教育公司从孵化账号到转化变现,

(运营商更换直播间老师)

5、短视频运营目标不明确

这一点恐怕会引起很多人的争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核心目标就是转化变现!” 相信大多数个人或组织在玩短视频时都有变现的愿望,但往往人们的目标和实际行动并不统一; 教育大公司做短视频的目标是转型,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目标变成了“如何增加粉丝”的命题。

这其实是在步入一个普遍的误区:只有有粉丝才能转型。

教育机构容易忽视的是:在抖音上,抖音用户看视频的习惯多是看推荐流。 跟随你的粉丝第二次主动开户的概率很低。 大多数球迷都在关注。 开号后会陷入0互动、0观看、0贡献值的“死粉”状态。

如果转型不及时,想着先成为粉丝再转型的误区,会让教育机构陷入耗费大量精力完成粉丝积累的困境,转型却十分惨淡。

6、业务边界不清晰,投资分散

大型教育公司在很多业务边界上都有重叠,同一个业务可能有多个团队同时协同工作。

大公司的抖音快手短视频团队可以毫不犹豫地说,转化收入远低于人工成本; 如果不是因为公司的战略定位需要或者开放探索成本的支持,很多大公司的短视频团队可能活不过两年。

在短视频团队收入长期没有起色的状态下,业务方若想寻求突破,往往会采取扩张策略,开多个账号运营,部署运营视频账号,以及转向小红书/B站/微博视频等多平台运营是比较常见的策略; 更重要的是,直接添加微信公众号、企业号、个人号,接受想出短视频的用户,方便后续的多点触达和转化。

无论是视频号、个人号还是微信公众号,教育公司都不乏团队布局; 业务边界不清导致的分散投资,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教育企业一定的资源浪费。

分散的投资和有限的经验限制了短视频团队在各个平台的探索深度。 不管是哔哩哔哩、小红书,还是微博视频号,平台不一样短视频引流,规则和玩法也不一样。 不一样; 一个视频同步分发到各个平台,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各个平台的运营效果一般。

7、分工割裂,个体成为孤岛

一个在大型教育公司做过短视频的朋友感慨地说:感觉自己是个假冒的互联网人。

快九短视频运营虽然在互联网行业属于同一个运营岗位,但由于工作内容不同,短视频运营更多的是与内容和用户层级接触; 外部协作环节相对较少且固定,整体工作流程有些精简,难以有大的改变和突破。

这个位置的运营者,既没有平台的号召力和资源去主动策划和推出大型活动,也不需要依靠产品研发来更新迭代功能需求,生产内容所吸引的粉丝本质上是该平台的用户仍然不是可以轻松接触到的忠实粉丝。

运营能做的就是不断打磨剧本、拍摄形式、剪辑方式; 而大公司的小分工,使得剧本归剧本,拍摄归拍摄,剪辑归剪辑; 最后大概率只能是运营人员写剧本。 ,写出优秀的剧本,写出更多更好的剧本。

个人工作技能的打磨相对简单,除非账号运营能够超越粉丝增长,进入短视频电商引流变现阶段短视频引流,接触到更多与转化相关的运营策略; 很容易怀疑你的自我价值和对工作的认同。

受疫情影响,不少线下教育企业仍在向线上转型,希望通过制作短视频的方式达到招生、卖课的目的。

上述教育企业做短视频账号的七大难点,是一些教育企业在短视频运营中面临的一些现状和问题。 它们可以作为避免它们的参考。 不知道你遇到过哪些?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